第五频道之风云 足球]舰长的竞选阴谋

2009年5月14日,弗洛伦蒂诺宣布参加皇马主席的竞选。本刊特约作者、西班牙《马卡报》首席记者菲利斯长年追踪报道皇马及弗洛伦蒂诺,亲历了皇马内部的阴谋与斗争。此次皇马大选之际,他讲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力图向读者展示足球的另类政治。

9年过去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场惊心动魄的新闻大战。竞选前十几天,几大报纸全面倒戈,全力支持弗洛伦蒂诺。几天前,我在距离伯纳乌不到500米的一间咖啡厅遇到已经苍老很多的桑斯,他早已原谅了我,也原谅了令他始料不及的菲戈。对于弗洛伦蒂诺的复出,桑斯继续昔日的不屑,但他也承认,弗洛伦蒂诺不愧是一代枭雄。

2000年夏天,皇马主席大选进入白热化。我一直追访三年夺得两座冠军杯的桑斯,《马卡报》上充斥着我对桑斯的赞美和对劳尔、雷东多、耶罗等人的讴歌。我认为,除了桑斯,皇马会员没有别的选择。我和很多同事甚至懒得打听谁是弗洛伦蒂诺,也不关心他和伯纳乌之间会发生什么,原因很简单,他从没经历过足球的洗礼。

那是一个燥热的下午,我在伯纳乌一角的商业中心闲逛。几天来,我心里总是很压抑,觉得已经稳操胜券的桑斯对我和同行们不再像以往那么热情,他开始为重新当选后的一些事宜忙碌,连继续反击弗洛伦蒂诺的兴趣都没有了。我决定到位于加斯蒂亚纳大街对面的弗洛伦蒂诺的竞选帐篷看一看,结9年过去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场惊心动魄的新闻大战。竞选前十几天,几大报纸全面倒戈,全力支持弗洛伦蒂诺。几天前,我在距离伯纳乌不到500米的一间咖啡厅遇到已经苍老很多的桑斯,他早已原谅了我,也原谅了令他始料不及的菲戈。对于弗洛伦蒂诺的复出,桑斯继续昔日的不屑,但他也承认,弗洛伦蒂诺不愧是一代枭雄。

2000年夏天,皇马主席大选进入白热化。我一直追访三年夺得两座冠军杯的桑斯,《马卡报》上充斥着我对桑斯的赞美和对劳尔、雷东多、耶罗等人的讴歌。我认为,除了桑斯,皇马会员没有别的选择。我和很多同事甚至懒得打听谁是弗洛伦蒂诺,也不关心他和伯纳乌之间会发生什么,原因很简单,他从没经历过足球的洗礼。

那是一个燥热的下午,我在伯纳乌一角的商业中心闲逛。几天来,我心里总是很压抑,觉得已经稳操胜券的桑斯对我和同行们不再像以往那么热情,他开始为重新当选后的一些事宜忙碌,连继续反击弗洛伦蒂诺的兴趣都没有了。我决定到位于加斯蒂亚纳大街对面的弗洛伦蒂诺的竞选帐篷看一看,结果却引出了下面这段我从来都没发表过的对话。

“不对,菲利斯,你错了,我就是皇马球迷,皇马球迷的追求被很多人低估了,除了冠军,他们还追求世界第一俱乐部的盛名。皇马的冠军已经很多了,几年内没人能够超过我们,可是在别的方面,人家已经超过我们了。论经营我们比不过曼联,论财力我们逊色于米兰,论管理我们不如拜仁。我们要的是真正冠军!”

“那还用说,皇马刚刚夺过冠军杯,除了能够挖来里瓦尔多或菲戈,不会有让球迷更兴奋的事了。

“带不来,我就不配参加竞选,不配做皇马俱乐部主席,以后我带不来齐达内,也一样不配。”

2008年秋季,在被阿维洋(科贝电台总主持人)不遗余力地叫骂了一年半之后,皇马内外开始对卡尔德隆和他的傀儡产生了质疑。卡尔德隆坚定地认为,站在阿维洋和努涅斯(英特尔维奥杂志首席体育评论员)身后的是弗洛伦蒂诺。于是,他公开宣战,并将弗洛伦蒂诺定为黑社会。这一举动激怒了弗洛伦蒂诺,从来就没把卡尔德隆视为对手的弗洛伦蒂诺选择了在摩洛哥实施反击。

那是一场与弗洛伦蒂诺没有任何关系的足球义赛,主角是“银河战舰”重要成员齐达内和罗纳尔多。选择借这场比赛发难,弗洛伦蒂诺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的……

尽管这是一场义赛,但因为有罗纳尔多和齐达内,当地球迷都踊跃参与。弗洛伦蒂诺试图传递给伯纳乌一个信号——现役皇马的任何两名球星都无法在西班牙以外的任何国家举办类似的大型赛事。而且,齐达内和罗纳尔多会让人们想起2001年~2002年一年间皇马操作的两个震撼世界的超级转会,让皇马会员记起卡尔德隆的那些空头支票和诸多流产的承诺。

此外,弗洛伦蒂诺还深知独家新闻的价值,所以他通知了《马卡报》记者,还给了新成立的电视六台很大的面子,由他们独家电视录像。该电视台的后盾正是当今首相萨巴特罗,这等于为卡尔德隆得罪更多更高层人士设下了圈套。

果然,在一群不足30岁的幕僚的怂恿下,卡尔德隆就弗洛伦蒂诺与罗纳尔多、齐达内在摩洛哥聚合一事大肆攻击和挖苦。此举大大得罪了那些钟爱齐达内的皇马会员,得罪了那些怀念罗纳尔多的球迷,同时也彻底得罪了参与报道和跟进的媒体——卡尔德隆在位的日子不多了。

进入2009年,与卡尔德隆鏖战了两年之久的阿维洋有些累了。为了以防不测,阿维洋将儿子藏在国外,把女儿安排到中国。然后,他决定联合更大的媒体同盟一举击垮卡尔德隆。他比谁都清楚,一旦失去皇马主席的宝座,卡尔德隆什么都不是。

阿维洋将手头所有的证据都给了《马卡报》,就在卡尔德隆信誓旦旦给皇马带来C.罗的同时,《马卡报》埋葬卡尔德隆的头版头条已经设计完毕,准备送印。

在这场面对面的大战中,依然手握主席大印的卡尔德隆曾经想利用余威与昔日他得罪和怠慢过的人们达成妥协。一个晚上的时间里,他和他的幕僚们给西班牙各家报社打了上百个电话,希望大家不要转载《马卡报》的专题,至少不予评论。

结果,就在卡尔德隆辞职的前一天,有人看到了曾出钱帮他竞选并支付俱乐部保证金的博鲁达与弗洛伦蒂诺的重要幕僚卡里昂在一起喝咖啡。卡尔德隆意识到,一切都已经完了。整个“倒卡行动”都是在弗洛伦蒂诺的掌控下进行的,很多昔日的同盟、记者、球迷会主席都在一天之内倒戈,选择了昔日的主席。

直到这时,卡尔德隆才终于明白,他是一名极其出色的律师,可以为自己做最完美的辩护,但当法官是弗洛伦蒂诺甚至连法庭都是弗洛伦蒂诺的时候,他的结局只有一个——败诉。

我曾经问阿维洋,两年多艰苦卓绝地与卡尔德隆交火,还不惜遣散家庭,是不是得到了弗洛伦蒂诺的暗许和承诺——最重要的是资助。阿维洋没有否认,只是说自己付出了代价,而且是很大的代价……

有人说,这一次弗洛伦蒂诺不需要用9年前策反菲戈的手段,他无需再搞阴谋。但在更多人看来,弗洛伦蒂诺能够被伯纳乌再次接受,就是因为他能带来世界上最好的球星,为了实现这一点,弗洛伦蒂诺不可能放弃阴谋。

4月底的一天,西班牙著名经纪人艾米尼奥与被称为弗洛伦蒂诺右臂的雷东多(与阿根廷球星重名)抵达苏黎世,住进了梅丽莲大酒店。

艾米尼奥曾经是西班牙体育界的旗帜人物,在夺得了皮划艇世界冠军后回到大学,此后出任过希洪竞技俱乐部和塞维利亚俱乐部的总经理,还是西班牙奥组委委员。最初与艾米尼奥相识的时候,弗洛伦蒂诺远没有今日的名气,所以他几乎从不拒绝艾米尼奥的要求。

但是几年前,弗洛伦蒂诺的一个决定彻底把艾米尼奥得罪了。后者给弗洛伦蒂诺提供了一份陌生的球员资料,并指出这个巴西人前途无量。令艾米尼奥始料不及的是,弗洛伦蒂诺拒绝了,他对这个当时只值800万欧元的球员不屑一顾——这个球员就是卡卡。

下台后的3年里,弗洛伦蒂诺不愿意身边的人提到卡卡的名字,这个后来成为双料足球先生的名字让他当年的有眼无珠成了笑柄,也让卡尔德隆成功坐上了皇马主席的宝座。

但卡尔德隆并没有买到卡卡,皇马球迷的美梦破灭了。权衡再三的弗洛伦蒂诺认为,重新收购卡卡等于圆了皇马人的梦。4月,艾米尼奥接到了弗洛伦蒂诺的咖啡邀请,在位于伯纳乌不远的欧洲大酒店密谋之后,他和雷东多飞往苏黎世。就在同一天,同一个酒店的不同楼层,卡卡的经纪人也就是卡卡的父亲入住了。

没人知道艾米尼奥和卡卡父亲都说了什么,但他在给弗洛伦蒂诺的回复中称,一切都看你与AC米兰俱乐部之间的交易了。也就是说,卡卡本人方面已经对皇马的收购没有任何抵触,也不再计较当年弗洛伦蒂诺的怠慢无礼。

在完成了第一个阴谋之后,帕科被招到了ACS集团大厦。他曾经在皇马担任星探,后被米亚托维奇排挤,现效力于利物浦和贝尼特斯。这位当年从马竞挖来劳尔的足球探子与利物浦中场灵魂阿隆索一家是好朋友,弗洛伦蒂诺亲自召见他,显然是为了阿隆索的转会问题。不过,本性刚强的阿隆索还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因为他也曾经是皇马的目标,也曾经被弗洛伦蒂诺否决。

对弗洛伦蒂诺而言,擒拿瓦伦西亚的维拉不需要太多的秘密和阴谋。瓦伦西亚尴尬的经济环境、俱乐部股东之间的冷战以及新球场越来越紧张的预算都让俱乐部大股东们梦想着有一天ACS能伸出援手。作为ACS集团总裁,弗洛伦蒂诺最清楚利息的算法,在他的心里,维拉就是最好的利息和利润。

我不是最了解弗洛伦蒂诺的人,但是由于工作的关系,我读过很多关于他的资料。这位化妆品店老板的儿子从小就知道形象的重要,曾经坚决反对父亲为了薄利多销而卖那些次等商品,在欧尔达雷萨那条古老的街道上,弗洛伦蒂诺家的商店总能招来识货的人。

让弗洛伦蒂诺改变一生的理念是很难的,只要他继续掌管皇马,伯纳乌就少不了奢华,少不了能够成线日,马德里丽兹酒店会议厅,弗洛伦蒂诺如约举办了参加皇马主席竞选的新闻发布会。面对278名记者,200多名会员,弗洛伦蒂诺没有承诺夺冠,没有承诺将带来哪位巨星,没有承诺不挖巴萨球员,他唯一作出的承诺就是:“我们必须实施大投资,我们必须恢复世界第一俱乐部的盛名。”

看着巴萨走上争夺三冠王的道路,看着自己的队伍被巴萨以2:6血洗,皇马对竞技方面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这让另一个竞选人奥涅瓦有了信心,在三年两夺欧洲冠军杯的桑斯时期,他是第一副主席。为了与弗洛伦蒂诺抗衡,他通过游说获得了竞选主席的5700万欧元保证金。

很多人排斥弗洛伦蒂诺都是因为他过于苛求俱乐部的商业主题,过度重视俱乐部经济,一个足球俱乐部生生被他搞成了一个品牌的象征、一个数学的基数。然而,他们也忽略了一个事实:卡尔德隆为什么会身不由己,任凭一些社会闲杂人士在伯纳乌大肆掠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没有经济基础,没有商业管理概念。

为了凑足保证金,卡尔德隆只好出卖俱乐部利益,而弗洛伦蒂诺用的都是自己的钱。尽管表面上他的保证金来自拉加西亚银行,但该银行是弗洛伦蒂诺众多生意中的股东,所以他根本用不着出卖俱乐部利益给这家同时也赞助巴萨的银行,他只需要管理好俱乐部。能够拿出5700万欧元保证金的人不可能不是商业精英,他一定会追求俱乐部的利润最大化和经营合理化。

新闻发布会前夕,弗洛伦蒂诺特别拜访了前世界基金委员会西班牙裔主席拉托,后者坚决支持他重新打造皇马帝国的想法,并隆重推荐了一位神秘的阿拉伯人与他会面。发布会结束后,弗洛伦蒂诺匆匆登上了飞往迪拜的专机。他刚刚知道,那里的阿拉伯巨富中居然有20多人是皇马会员,入会时间都是2003年——那是他最得意的时候。卡尔德隆担任主席后,这些巨富会员就很少光顾伯纳乌了。

据了解,弗洛伦蒂诺第一个赛季的初步总预算约为1.5亿欧元,第二个赛季为1亿欧元。他发誓要找回皇马在世界范围内的吸引力,要继续因为没有赞助商而中断了的皇马亚洲行和美洲行。

一旦弗洛伦蒂诺当选主席,“银河战舰”将因为舰长的回归而重新启航。62岁的弗洛伦蒂诺从年轻时起就喜欢航行,而且是开着最好的舰船。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那艘停靠在伊比萨岛的游艇上飘起了一个旗帜,上面写着“回来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oyce-hotel.com/,中超联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