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官网APP下载,最富盛名的球场(九):温布利球场

遍历世界各大洲,寻找世界上最富盛名的足球场。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温布利。

排在榜单第三位的是温布利球场,这座之前被称作“帝国体育场”的球场甚至一度接近拆除,但最终它成为了足球世界的传奇之地。442作者Paul Simpson为我们细细道来关于这座球场的美妙记忆。

“Wem-ber-lee”这似乎是足球界最让人心潮澎湃的三个音节。从一定程度上讲,温布利的象征意义要比他实际得到的更大,这里是足球世界的天堂,这里缔造了无数人的梦想,也造就了无数球迷心中的英雄。在前热刺球星阿迪莱斯(Ossie Ardiles)的记忆中,他的队友里基-维拉(Ricky Villa)会在这里一次次用梦幻般的脚法过掉曼城的防守球员。

尽管这座球场的混凝土和钢材结构堪称梦幻,但也难以满足人们对这座球场的期待。1996年欧洲杯决赛,Hugh McIlvanney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如果只是单纯地从足球场的角度来看,温布利是被高估了。地铁站之外人潮拥挤,人们的步伐沉重而缓慢,球场周围四处可见贩卖球票和热狗的小贩,这都不是什么好现象。尽管球场外有两座著名的高塔,但你离球场越近,你会越发觉得它的破旧。看台之下,这里和大多数英国球场都没什么区别,灰头土脸的。”

虽然Hugh McIlvanney的报告中说过这些话,但这并不是全部。他还补充道:“一些关键的比赛让这座球场得到了蜕变,即使人们知道想来伦敦参观这座球场没那么方便,但他们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前来,这才让这座混凝土构建的大碗成为一座让人沸腾的球场。”

足总杯决赛,英格兰国家队的比赛(当然不仅仅有1966年世界杯决赛那场著名的4-2)、欧洲杯决赛乃至联赛中的一些关键比赛让这座球场熠熠生辉。对于那些体验过这座球场氛围的球员和球迷,温布利球场无疑是经典般的存在。

1922年,当建筑师开始着手修建温布利的时候,雄伟壮观就是他们的第一宗旨。这座新球场使用了现代化的建造技术,希望打破英国传统的建筑风格,但事实上它并没有真的做到。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曾举办过大英帝国博览会(British Empire Exhibition)。

在谈到帝国体育场的时候,建筑师McAlpine表示:“如果考虑到这座球场的修建速度,规模,美观程度,内部设施和持续时间,那么当时是没有球场可以和它相提并论的。这座球场无疑是英国人智慧和努力的结晶。”

虽然这座球场的规模达到115*75码,但这其实并不算大(当时的缅因路球场的规模都有116.5*78码)。1923年,这座球场第一次举办了足总杯决赛,当时这里被称为“全世界最棒的体育场,球场是最大的、最舒适的、设施最齐全的,这里可以容纳超过125000名球迷。”

在那场著名的足总杯决赛中,博尔顿战胜西汉姆联捧得冠军。那场比赛也被称为“白马决赛”,因为在那场比赛中,涌入的球迷过多,一位名叫乔治-斯科雷(George Scorey)的骑警不得不骑着一匹名叫比利(Billy)的白马疏导球迷,这让这场比赛更增添了传奇的色彩。

斯科雷和他的白马比利不过是这座球场成就的第一批英雄。随着球场诞生的传奇人物越来越多,这座球场的魅力也变得越来越不可预知。的确,这里诞生过太多巨星:斯坦利-马修斯、普斯卡什、丹尼-布兰奇弗劳尔(Danny Blanchflower)、詹尼-里维拉(Gianni Rivera)、香克利、博比-查尔顿、尤西比奥、乔治-贝斯特、博比-摩尔、拉姆塞爵士、克鲁伊夫、内策尔、达格利什、伊恩-拉什、莱因克尔、瓜迪奥拉、齐达内、梅西、德罗巴以及罗本,个个都是响当当的名字。

这些名字都是无可争议的大牌,当然,这座球场还见证了四位传奇门将的故事:曼城门将伯特-特劳特曼(Bert Trautmann),他参加了1956年足总杯最后17分钟的比赛,但却伤到了自己的脖子;桑德兰门将吉姆-蒙哥马利(Jim Montgomery),他的出色表现让当时身处乙级的桑德兰战胜了强大的利兹联;来自波兰的门将扬-托马舍夫斯基(Jan Tomaszewski),他在温布利的精彩发挥直接导致了英格兰无缘1974年的世界杯;还有哥伦比亚门将伊基塔,他那个著名的“蝎子摆尾”也诞生于这座球场。

当然这座球场还诞生过四位看起来没那么著名的英雄人物:阿莱克斯-杰克逊,1928年在温布利上演帽子戏法,成为第一位对阵英格兰打进三球的苏格兰人;吉斯-霍钦(Keith Houchen),他在1987年足总杯的头球破门成为考文垂历史上最伟大的瞬间之一;查尔顿英雄克里夫-门东卡(Clive Mendonca),他在1998年的英超升级附加赛中大演帽子戏法;当然不能忘记的还有赫斯特,他是历史上唯一一个在世界杯决赛中打入三球的球员。

这座球场的最大英雄或许要算烟草商亚瑟-埃尔文了(Arthur Elvin)。1927年,温布利球场由于财政紧张甚至面临拆除的厄运,但埃尔文为温布利付出的127000英镑拯救了这座球场。埃尔文将这座球场变成了一个赛狗场,赛狗比赛的成功让这座球场得到了快速发展的机遇。这里之后又相继举行了橄榄球联赛,1948年的奥运会,拳击比赛,改装车比赛,高台滑雪比赛(使用假雪)以及摩托车特技比赛(1975年,著名的特技明星克尼维尔在这里表演了骑摩托车飞跃13辆巴士的特技)。

作为温布利的所有者,埃尔文唯一没有完成的愿望或许就是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足球俱乐部。1928年,退役的足球运动员Dick Slolely让他手下的一支名叫Argonaut的业余全明星队使用了温布利球场,他希望球队可以加盟职业的足球联赛,但这项计划最终流产。

日后,温布利书写了更多史诗级别的故事,成为英格兰足球的家。球王贝利曾这么评价温布利“这里是足球的城堡,是足球的首都,也是足球的心脏。”

1953年的足总杯决赛被称为“马修斯决赛”,那场比赛中,莫滕森成为在足总杯决赛中唯一一位上演帽子戏法的球员,布莱克浦也最终以4-3的比分逆转了博尔顿。但那场比赛最闪耀的明星是斯坦利-马休斯,他完成3次助攻,是球队逆转比赛的最大功臣。那个时代的英格兰足球无疑是欣欣向荣的,在伊丽莎白二世的统治之下,英格兰足球向往着更美好的事情发生。

但6个月之后,英格兰足球的自鸣得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由普斯卡什,希代古提和柯士奇率领的匈牙利队成为第一支在温布利击败英格兰的外国球队,比分最终定格在了6-3。值得一提的是,在那场比赛中,足球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伪九号、攻击型边卫、拖后中场、扫荡型门将和4-2-4阵型等新兴概念都开始出现。

作为那场比赛英格兰的后卫之一,阿尔夫-拉姆塞和球队一起经历了那场输球的耻辱。在他成为英格兰国家队的主帅之后,他开始不断试验阵型,以求得到救赎的机会。正是创新的4-3-3阵型帮助英格兰在本土拿到了1966年世界杯的冠军。虽然球队不乏班克斯,查尔顿和摩尔等天才球员,但球队的战术和纪律才是夺冠的关键。但在1972年,拉姆塞爵士目光短浅的问题开始暴露,英格兰也在温布利被德国3-1击败。

此后,这座球场见证了三狮军团的每一个历史时刻,比如1996年欧洲杯加斯科因的激情庆祝以及无缘2008年欧洲杯之后麦克拉伦撑伞在雨中的无助神情。

当然,温布利也见证了很多欧洲顶级俱乐部的诞生。1963年,内雷奥-罗科率领的AC米兰在温布利赢得了球队也是意大利历史上的第一座欧冠冠军。5年之后,曼联同样在这里成为英格兰历史上第一支登顶欧洲的球队,那是一座沉甸甸的奖杯,他不仅是为10年前在慕尼黑空难中去世的曼联球员带去的最好礼物,也是对进攻足球的最佳奖赏。

1971年,温布利的传奇色彩更加浓重,米歇尔斯领军的阿贾克斯战胜了普斯卡什的帕纳辛纳科斯,获得了欧冠三连冠中的第一个冠军。

此后,又一位荷兰人在这里创造辉煌,他的名字叫做克鲁伊夫。1977年,他们在温布利2-0击败了英格兰,向全世界证明了全攻全守的威力。当时的荷兰中场扬-彼得森表示:“每一位球员都认为温布利是世界上最美的体育场。”他的话不算全对,或许只有在胜利者的眼中,这里才是最漂亮的球场。

1992年,克鲁伊夫作为教练再次回到了温布利,他带领巴塞罗那拿到了欧冠的冠军。2011年,在新温布利球场,巴塞罗那击败了来自英超的曼联,再次登上欧洲之巅,他们的表现也让这座2007年重新开放的球场熠熠生辉。

拆除老温布利是一件充满争议的事情,而对温布利的标志性建筑双塔的拆除则更引发了人们的不满情绪。而值得一提的是,老温布利似乎和德国人格外有缘。2000年10月,德国球员哈曼打进了老温布利的最后一个进球,0-1输球的结果也让英格兰主帅凯文-基冈黯然下课。2年之后,一架名为Goliath、重达130吨的推土机拆平了老温布利球场,这座推土机同样产自德国。

建成之后的新温布利球场周围树立了很多对球场有过贡献的人的塑像,比如埃尔文,博比-摩尔和拉姆塞爵士。此外,球场也修建了可以容纳90000人的座椅和一个高达130米的拱形门。但这里还有老温布利的氛围吗?答案是否定的。著名的法国人文学家马克-奥吉(Marc Auge)认为新温布利是一个模糊地带,它只是一个历史短暂且毫无灵魂的建筑,根本不再是从前那个足球的天堂了。

这的确是一个残酷的现实。上世纪90年代,很多英国本土的年轻人都在畅想传奇的温布利球场会有怎样迷人的氛围。尽管作家吉尔-史密斯曾写过“温布利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这里根本不适合看球”这样的话,但这里依然是很多人心中的天堂。或许新温布利和老温布利的真正区别在于,新温布利早已无法给人们带来过去那样美好的记忆了。

而对于球员和观众们来说,新温布利已经不再像老温布利那样神圣了,因为越来越多的球队可以来这里参加比赛。这里举办着各种各样的赛事,包括英格兰国家队的比赛、足总杯的决赛和半决赛、联赛杯的决赛、足总瓶的比赛(FA Vase)、足总锦标赛的比赛(FA Trophy)、英冠附加赛的比赛以及社区盾杯的比赛。目前,在所有的英超和英格兰足球联盟的球队中,只剩下3支球队没在温布利(新老温布利都包括)出现过了,他们分是阿克宁顿(Accrington Stanley),克劳利城(Crawley Town)以及哈特利浦联队( Hartlepool United)。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拥有自己的标志性球场,在老温布利拆除之前,这座球场的角色其实就已经发生了改变。这里已经不是那个朝圣之地,越来越多的像北费利比联(North Ferriby United,2015足总锦标赛的冠军)这样的球队得到了在温布利比赛的机会。或许让人们略感欣慰的是,这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温布利依然是英格兰足球的心脏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